不过那时躲在女人之中的阿喀琉斯恰好被奥德修斯发现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7-29

  因此,巨蟹座总是有着含糊和不确定的名声,我认为这还是委婉的说法。水的本质就是无意识地陷入不固定的状态,从一种形状变为另一种,而巨蟹座的本质则是生活在永远变换的一个世界里,五分钟前和五分钟后都不一样。也许奥德修斯对付普罗透斯的法子就是巨蟹需要学习的重要一点:抓住自己内心的那个老魔术师,牢牢HOLD住,直到它献上其智慧。没有普罗透斯,奥德修斯不可能重新找到自己回家的路,而可能一直在水里漂流,永远无家可归。

  一位作家曾经说过,巨蟹座是黄道星座中最不显眼眼的一个。这只不大的螃蟹并非在哪都被看成螃蟹,埃及人就认为它是一只滚着粪球的蜣螂,雅称圣甲虫,推着土质的巢穴球,是不朽的标志。在埃及神话中,它象征着自我创造,因为人们认为它是从土球中自然产生的(在现实中,确切说来粪球是保护了甲虫的卵和幼虫)。圣甲虫在埃及被称作太阳神(Khephri),这个词意为“由土中诞生者”,并被视同为太阳神幻化的形态之一造物神阿图姆(Atum),甲虫滚着土球正如阿图姆推着太阳横跨天际一样。尽管巨蟹座毫不起眼,但它的象征意义却绝非无足轻重。对于迦勒底人和后来的新柏拉图主义者来说,

  人们认为,像咬尾蛇这种在世界形成之前就已存在者跟未卜先知有关。这只仍然以环状存在着的生物参与了知识的形成,浸泡在智慧的海洋中。“最初的海洋”同样也是一个初始的象征,咬尾蛇乌罗波洛斯自己也是“海洋”,是创意和智慧的源泉。

  至此我们已经看到了巨蟹座的两个维度:想要对新生个体保持控制的可怕“母亲”,及作为生命之源并被个体所追求的“神圣父亲”。埃利希-诺依曼(Erich Neumann,德国著名心理学家)在其著作《意识的起源与历史》中暗示“世界的双亲”是同一个统一体不可或缺的两个组成部分,在他们的后代也就是原始人类的眼中看来为雌雄同体,数千年来被描绘成“世界蛇”(又叫乌洛波洛斯,咬尾蛇),它会自己咬自己尾巴,把自身吞噬以获得重生。咬尾蛇是有关人类起源的最古老象征符号,当世界与灵魂还是一体之时,从最初的深渊中兴起,关于世界起源的问题同时也是有关人类起源的问题,意识的起源和自身的起源。作为对 “我从哪里来”这个问题的答复,咬尾蛇自深渊升起,既是父亲也是母亲。它是在冲突和对立出现之前最初的完美状态,是孵化出世界的巨蛋。因此,咬尾蛇是原始的创造力元素,被荣格称为“群体无意识的海洋”,也就是说,随时都与自己配对,再孕育自身。巨蟹座代表的正是这样一个母体的子宫,但并非仅仅只具有母性。而是将对立的雄性与雌性合为一体的一个存在,“世界的双亲”结合成永恒的共栖体。我个人认为,巨蟹座会被驱使着去寻找这样一种神圣的来源,那就是它们的守护神,被认为出现在生命的开始,身体和还没(和母体)分离之时,以及生命终结,灵魂再一次与“太一”(The One,它没有界限,没有区分,浑然一体,柏拉图认为太一产生万物,是一切的源泉和最终法则。关于炼金术的作品里也有“一即是全,全即是一”的说法。)结合之时。因此,它既是渴望母体的一种回归,也是一种对神明不可名状的向往。可以理解的是,这种原始的象征最开始会被投射到自己母亲的身上,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她总是如此强烈的在巨蟹座人生活中若隐若现,不管她是否真实存在,都如此强烈。巨蟹座人经典的“母亲综合症”跟自己实际的母亲并无关联,而是将一种精神之源逐渐展开过程的最初阶段,尽管巨蟹座在人生的不同阶段经常会在一个无论男女的“母性人物”身上寻求这个来源,这个人物通常可以照顾他,并为他消除孤立和分离的恐惧。巨蟹座的女人则会在她们的关系中寻找这样的“父母同体”者,或是自己努力通过扮演母亲角色来成为这样一种存在。有点悲哀的是,很多巨蟹座命中注定自己并不能生育孩子,或是不得不放弃这些孩子,因此这个神话的深层次寓意可能在生活中真实上演,“神圣双亲”则可能成为一个精神的容器。

  奥林匹斯诸神关于西蒂斯命运的争执最终的结果就是

名人养生

饮食养生
  • 这样的方向却无法在这次DLC中的
  • 如果不是因为他被指控谋杀了自己
  • 这使得他在银河系中进行了无数的
热点关键词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  
网站地图